· ·设为首页 ·加入收藏 ·网站地图 ·会员中心 ·取回密码· 精彩推荐,不容错过。
您现在的位置: 四川省绵阳南山中学 >> 信息中心 >> 南山学子 >> 作文天地 >> 正文 今天是:
回首却在身边
作者:嘉城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12-26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字体:

蓦然回首,看到了你的温柔,缠绵悱恻。

——题记

好了,好了,我终于是回来了,趁自己还没老。趁这里的天还蓝、水还清;趁自己还能抚摸古老的树木、黑旧的古墙;趁自己还能闻到淡淡的槐花香、袅袅的烟火味;趁自己还能听到顽劣孩童的喊叫、田间老牛的喘息。我终究是回来了,这片土地,熟悉却陌生的土地。

我老了,拄着杖在这片大地上迈着日趋沉重的步子。格外宁静,静到鸟也不敢发出一声寂寞的啼鸣。“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。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”。靠着村头那一棵古老的槐树,开裂的树干,脱落的树皮如同我的脸,被岁月侵蚀的沟壑纵横。这诗、这诗。我叹息。只怪年少太轻狂。匆匆收起行囊,迈着坚定地步伐,走出了村口,头也不回、头也不回。身后,是父母乡亲不住的挽留。我浅浅一笑,殊不知迈上了一条艰难的路,殊不知,回回头,便是故乡温柔的怀抱,缠绵悱恻。

我曾经豪情万丈,归来却空空的行囊。我终于两手空空的回来了。一切都那么熟悉,那栋年老的房子是儿时最快乐的港湾,而今却已风雨飘摇。门前,伫立着一块石碑,上面深深地刻下:孩子,何时才回家?平凡无华,竟忍不住心中奔流的情感。我看到那两座矮矮的坟墓,杂草终生。心忍不住抽搐了几下。我静静地跪在坟头,眼中的浊泪顺着皮肤上岁月的沟壑肆意流淌。那年春天,父亲教我犁地,那年夏天,母亲教我“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”。就在那年夏天,我背井离乡。竟再也看不到老父老母亲切的双眼。

如今,累了。“爸妈,你们可知道,在外地,是多么怀念。怀念你们,怀念故乡的温柔”。多少年了,我终于再次喊出爸妈。声音在山间久久回响。“可是,你不知道,他们一直在等你。故乡的土地,一直在等你”。是的,我不知道,只是年老时偷偷回头望一眼,却看到你缠绵悱恻的温柔。

好多年过去,那两湾浅浅的坟墓边多了一座坟墓。墓碑上深深地刻下:曾经阔别多年,如今风雨相依。我用剩下的所有日子,回到你缠绵悱恻的温柔怀抱……

文章录入:嘉城39    责任编辑:myinter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推一把28推百度